触手怪物虐女人,小泽玛丽娅触手,触手百度影音,窝窝电影,夜夜撸图片




触手怪物虐女人,小泽玛丽娅触手,触手百度影音,窝窝电影,夜夜撸图片

下一页

导航 | 窝窝电影 | 夜夜撸图片 | 小泽玛丽娅触手 | 触手百度影音

驻村扶贫干部,治穷貌更重治“穷根”


  驻村扶贫干部,治穷貌更重治“穷根”GKT

www.bdw4.loan

www.bdw4.loan

  文/图 羊城晚报记者 李钢 通讯员 刘君睿 李旭www.ymmt.win

  总策划:刘海陵 触手百度影音

  专题统筹:林兆均触手系列3

  策划执行:李妹妍 触手系列小泽玛利亚

  精准扶贫末世之触手怪1

  在广东②末世之触手

  核心窝窝电影

  提示夜夜撸图片

  2020年,我国要全面建成小康社会,而广东更是要在2018年就率先完成这一目标。迈向小康,我们不能、也不应该落下任何一个人。

  在广东第二轮扶贫开发“双到”(规划到户,责任到人)工作中,全省共组织了3599个单位,派出7986名干部驻村,投入各类帮扶资金202.95亿元,村均投入789.38万元,覆盖全省21个扶贫开发重点县、2571个重点帮扶村和20.9万户。

  省直机关、企事业单位、科研院所、大专院校、珠三角7个经济发达市以及粤东西北14个地级以上市单位实现“五方挂钩”,保证每个贫困村都有驻村工作组,每个贫困户都有帮扶责任人。经过帮扶,90.6万贫困人口全面脱贫。

  黄古镇、吴加杰、薛登攀、黎明……他们只是羊城晚报记者深入采访到的为数众多的扶贫干部中的几个。多年来,他们走访每一个贫困户,用心倾听其难处、竭尽全力进行帮扶,将希望的种子播撒到每一个贫困户的心田。

  驻村干部的背后,则是党委、政府、所在单位、社会各界的殷切期望和大力支持。

  在扎扎实实的全省扶贫工作中,一个又一个驻村干部,带着原单位对他们的信任和嘱托,暂时离开自身熟悉的工作岗位,来到偏远的乡村,为那些陌生而窘困的人们带去希望和关怀。

  但是,这些驻村干部的现实工作并非一帆风顺,相反,他们面临的是各种波折和挑战。

  一盏路灯、一段水泥路……要将贫困村、贫困户“扶”起来,不仅需要各种物资资源的投入,更需要改变村民固有的“揾食”方式和头脑中僵化了的思想。

  A黄古镇与天湖村的故事

  从“不行”到“你不能走”

  “不行!”三年前,当驻村干部黄古镇刚来到陆丰市甲西镇天湖村时,村党支部书记蔡成泰拒绝配合他的工作。

  然而,三年后的今天,蔡成泰对黄古镇说的,却是“你不能走”!

  蔡成泰衷心地挽留黄古镇,他希望这名来自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的驻村扶贫干部,在广东省第二轮扶贫工作结束后,依然能够留下,为这个村子带来更多的惊喜。

  因为,在过去的三年里,他看到了这名驻村干部的工作成果,感谢他给这个村子带来的变化。

  须打破宗族对立

  让村两委干部合力谋事

  天湖村,因建村于天湖旁而得名,原是一处美丽的村落。但长年累月的污染,使天湖成了一洼脏池塘。

  2013年6月,黄古镇来到天湖村,眼前的脏乱景象让他瞠目。“那时村子里没有任何垃圾集中处理点,多年来,村民的生活垃圾就堆在空地上。每一条村道、每一条水沟,都散发着垃圾的恶臭。”

  更让黄古镇想不到的是,他在村口竖起的扶贫宣传牌,当天晚上就被人给破坏了。最初,村民们对于这名陌生的“扶贫干部”充满着不信任。

  种种问题的背后,必定有着深层次的原因。

  说起来,天湖村并非“默默无闻”的村子——在几年前开展的农村基层选举中,这个村子的村干部选举活动,甚至要上级派出武警,保护着投票箱挨家挨户去投票。

  经过走访和了解,黄古镇终于弄明白了一件事——为什么村子的脏乱等问题长期以来得不到解决。

  他告诉羊城晚报记者,问题的背后,其实就是村两委干部之间的长期不和造成的。

  “村委会主任和党支部书记属于两个宗族,长期以来,积怨比较深,以至于形成了只要是村主任同意的事情,书记一定反对,书记想做的事情,主任一定反对的局面。两位村干部之间的不和,也使得天湖村的组织架构很薄弱,根本没有办法开展任何公共建设。”黄古镇说。

  村里学生上学

  不用再走烂泥路了

  人心不齐,如何做事?

  黄古镇做了个决定,先做点可以让所有村民看得见的实事,用事实来证明,他这个驻村干部不是“吃素”的。

  到处堆积如山的垃圾,成了他的首选项目。

  2013年10月,天湖村垃圾池工程动工。经过紧张的施工,十个垃圾池如期完工。经过500多次的清理,村中的垃圾山、垃圾湖消失了。

  随着一车又一车的垃圾被清走,村民们逐渐对这位扶贫干部有了信任。

  在上级的支持下,2014年,天湖村举行了村干部选举,将原来已经涣散的组织架构重新建立了起来。

  村委会主任和党支部书记依然是原来的两位,只是,对于黄古镇,他们的态度逐渐从怀疑到信任,再到积极配合。

  当时,由于全村仅有一口饮用水井,6000多名村民都依赖这口井维生。可是井水中含氟量较高,导致全村的氟化病发生率相当高。

  解决村里的吃水问题,成了黄古镇要做的第二件事情。

  其实,从附近的甲子镇自来水厂拉来的水管,已经接到了村口,只是由于资金匮乏,始终没法接入天湖村的村民家中。于是,黄古镇努力协调各方关系,终于使资金到位,将天湖村饮水工程落实。

  “实话实说,黄古镇这三年来,带给天湖村的改变是很大的。”村书记一一列举道,“建设了垃圾池,改善了卫生条件;解决了村民吃水问题;建设了村里的机耕路,让村里的学生去隔壁村的中学上学时,不用再走烂泥路;为村中小学铺了硬体地面;建设了村委会楼和市场,让原本为零的村集体收入提高到了现在的每年6万元;为村道安装了路灯;对农田进行了改造等。

  更重要的是

  要把劳动力“送”出去

  天湖村那81户贫困户,又应该如何去帮助他们?

  根据调查,天湖村的耕地面积约为4000亩,人均耕地面积只有0.61亩,而且种植产业结构单一,主要以水稻、番薯、玉米、蔬菜为主,规模较小,未能产业化经营。

  黄古镇要做的,就是从农业结构优化升级入手,实现产业调整,拓宽这些贫困户的收入渠道。

  在黄古镇的协调下,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投入9万元,为77户贫困户及部分农户免费发放了高产水稻种苗,他们种植起800亩高产深优9516水稻。两年之后,这些高产水稻直接为村民增产22.22%。

  为了增加天湖村的农副产品附加值,2014年10月,深圳市市场和质量监管委又帮扶天湖村建立了专业种养合作社,引导贫困户、农户专业种植红薯、蔬菜等附加值较高的产品。

  合作社目前已经有社员200多户,红薯种植面积500亩,实现了年销售额150万元。

  更重要的是,要把村中劳动力“送”出去。

  黄古镇告诉记者,三年以来,他帮助村里培训劳动力540人次,转移贫困户劳动力72人次到深圳、惠州、东莞等地就业。

  截至目前,81户贫困户人均纯收入从帮扶前的2340元增加到8876元,超过全省农民人均纯收入45%以上;全村农民人均纯收入从帮扶前的5380元增加到了11560元,超过全省农民人均纯收入60%以上。

  “你看那边的新楼房。”村主任蔡清淡对记者说,“村子的环境好了,出去的村民都愿意回来,他们开始盖新楼。”

  村党支部书记蔡成泰说,接下来村里还有两件大事要完成,一是要对大约长2公里的灌溉用排水沟进行改造,另一件则是要重建天湖:不仅要清理,还要扩充和改造,恢复天湖以往的美貌。

  黄古镇很感慨。他说,以前,要把村委会主任和党支部书记拉到一起谈事情,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。他只能先去一家,然后再去另一家协调工作,还不能让对方知道自己已经和另一位聊过这件事。

  “可是你看,现在的两位村干部,居然可以坐在一起为天湖村的未来而规划。”

  B吴加杰、薛登攀与大陂村的故事

  “要不要给你们配枪?”

  “要不要给你们配枪?”在深圳市公安局扶贫干部吴加杰和同事薛登攀奔赴被扶贫村——陆丰大陂村之际,局领导这样问他们。

  “扶贫还要配枪?”起初,二人有些不解。

  原来,这个大陂村可不“简单”。它位于陆丰三甲地区(甲东、甲西和甲子三镇),这一地区的制贩毒问题一度相当严重,甚至于每条从三甲地区出去的公路上,都曾设有数个检查站。

  而制贩毒问题的背后,则是当地经济的落后。而且长期以来“挣快钱”思想的流行,也使许多当地人不愿意靠劳动致富。

  “你想想,哪怕给制毒分子望风,每个月都能挣一万多块,怎么还会有人愿意去务农或者打工?”吴加杰说。

  难题不止扶贫

  还有禁毒、殡葬、计生

  当吴加杰、薛登攀想召集大陂村的两委干部们一起,开会商议未来的扶贫工作时,眼前的景象却让他们哭笑不得。

  原来,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村干部们竟然都是平均年龄在60岁以上的老人家。看着这些白发苍苍的老人们,吴加杰都不忍心让他们蹒跚着前来开会,又怎么忍心让他们帮着去运作繁琐的扶贫工程?

  除了要完成艰巨的扶贫任务之外,禁毒、殡葬、计生等,也是吴加杰和薛登攀要面对的重大“难题”。没有强有力的村两委领导班子的支持,光靠他们两人根本不可能。

  于是,吴加杰、薛登攀决定首先将一系列的党建帮扶工作开展起来。

  组织全村的党员干部在党旗下重温入党誓词;组织党员干部观看《焦裕禄》等反腐倡廉一系列教育片;每月月初召开支部会议;协助建立党务公开、民主议事、财务管理等相关规章制度,帮助村务管理纳入良性循环轨道;建立电教室、党员活动室;投入13.68万元建设“村村通”广播站,实现党务、政务公开;协助村两委班子选举,建立起一支能够代表村民利益、想干事、能干事、干成事的村委新领导班子,村干部的平均年龄也年轻化至40岁。

  大陂村,开始走上正轨。

  治安好了,风气变了

  也就没人再去制贩毒

  大陂村治安问题相当突出,但是治安管理恰好是公安部门的职能优势。

  于是,一套以警务室为中心、七个自然村为支点的治安网格管理体系建立起来。七个自然村被划分为七个网格,每个网格有一名治安信息员,负责排查上报本村的治安信息。

  这套治安管理体制自2014年10月建立以来,大陂村制贩毒发案率降为零。

  此外,全村的重点部位还安装了10个视频探头,使得2014年大陂村的刑事治安案件同比下降了八成。

  不仅如此,吴加杰、薛登攀两人还建立起矛盾化解机制。

  2013年11月,超强台风“天兔”来袭,村中的灌溉水源设施严重受损,东门村和西门村的村民因此发生争夺水源的纠纷,甚至有可能发展为一场械斗。

  剑拔弩张之际,通过“警民联调”机制,由村委出面承诺在2014年修建全新的村灌溉水利工程,终于化解了这场纠纷。最终,由帮扶单位投入资金37.5万元建造大陂村东西门两村水利灌溉系统,彻底解决了五千亩田地的灌溉问题。

  吴加杰告诉记者,更重要的,是改变村里人的思想和当地基层机构的风气。

  通过不断的投入和建设,大陂村的两个农产品升级项目建立起来了;能够带来村集体收入的农产品交易市场也建设起来了。可是,让驻村干部没有想到的是,当深圳市公安局协调深圳市人社局在甲东镇开设大型招聘会时,却在大陂村村民这里遇了冷——村民们从来没有见过招聘会,参加的积极性不高。

  于是,吴加杰只能和村委干部们一起,挨家挨户地上门讲道理、介绍情况,告诉村民们,应该到外面的世界去看看。

  在他们的努力下,加上一小部分村民外出务工尝到了甜头,招聘会终于被村民们接受。村中的78人被企业招走,仅此,就使村民的年收入增长至少三万元。

  三年过去了,1140多万元的扶贫资金被投入到了大陂村中。贫困户的年人均纯收入从帮扶前的2300元增加到了8700元,实现了稳定脱贫的目标。

  C黎明与桃花村的故事

  “山好水好,穷在哪里?”

  梅州大埔县高陂镇,有着客家地区的香格里拉之称,韩江水从这里穿流而过。

  镇里的桃花村,是一个有着美丽名字的村子。作为革命老区,周恩来总理还曾经来过这里。只是这里山好,水好,经济条件却不好——没有矿产等资源,对外交通不方便,耕地面积也不多。村主任甚至戏称:“是不是祖宗选错了地方?”

  广州工商联的扶贫干部黎明被派往桃花村,当送他而来的同事们驾车离去时,黎明心里甚至有种被遗弃的感觉。

  经过走访,黎明明白,桃花村穷就穷在地理条件太差上。

  整个村子沿着韩江一线排开,呈狭长状,长达28公里。周围都是山区,可耕地面积很少,而三千村民又分布得极为分散。由于临江,还经常遭遇水患。

  189户贫困户大多住在边远的山区,为了摸底,黎明得一户一户地上门。

  他自掏腰包1万多元

  帮助困顿却乐观的村民

  一路走来,黎明交了很多“穷”朋友。

  当有同学或者朋友到桃花村来看他的时候,他都会带他们去认识村民张中锡。

  “他有一切理由去哭穷,却没有;相反,他非常积极、乐观、有担当。”黎明说。

  张中锡住在桃花村深处的大山“酸枣窝”中,那是一个摩托车都开不到的地方。他的妻子患间歇性精神病;四个孩子中,前两个孩子出生不久就下半身瘫痪而且有痴呆,如今分别是22岁和19岁,另外两个孩子在读书;父母已经年迈。

  张中锡是家中唯一的劳动力,家庭年收入仅为2000多元。

  可是,张中锡从来不怨天尤人,人们见到他时,只会见到他乐观的笑容。

  对于这个贫困户中的最困难户,黎明一直竭力帮助他。

  他筹措资金约10万元,帮助张中锡在他的哥哥位于高陂镇的二层旧楼上加盖了一层半,作为张中锡一家搬迁的住所,并且帮助他开了一家小店,销售自家的农副产品,增加收入。

  为了帮助张中锡开店,黎明特意自掏腰包一万多元。

  当黎明在春节后去探望已病逝的黄绍庭的遗孀和四个孩子时,孩子们奔出家门来迎接这位“黎叔叔”。

  这一家人,也是在穷困中熬过来的。

  黄绍庭的哥哥是聋哑人,患有多种疾病,而黄绍庭的妻子则患有轻度痴呆,不知道自己的名字,也不知道老家在何处。这个本身就已经非常困难的家庭,却在2014年4月又遇不幸——黄绍庭病逝,留下了妻子和四个未成年的孩子。

  黄家只有两亩耕地,原本的经济收入主要来自于黄绍庭打零工,可是黄绍庭的离去,让整个家庭都陷入了绝境。

  黎明和村委会成员讨论研究后,建议除了采取与其他贫困户同等帮扶措施外,还对他们进行了专项扶持;不仅申请专项经费为一家人改造危房,而且发动热心人士对四个孩子进行一对一的帮扶。

  如今,黄绍庭的家人们,住上了新房,生活也得到了一定的保障。

  对于黎明,不擅言辞的黄绍庭妻子,只能用笑容表达着自己的感激。

  1400多万帮扶资金敲定

  那一晚他彻夜未眠

  为了扶贫,黎明又把很多成功人士带到了桃花村。

  工商联的优势就是有很多企业资源。在接到扶贫任务后,广州市工商联马上成立了一个阵容强大的扶贫开发“双到”工作领导小组。

  全国人大代表、市工商联主席、金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袁志敏,全国政协委员、市工商联副主席、星河湾集团董事长黄文仔担任组长;市工商联党组书记张镜初,广州海印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总裁邵建明,广州立白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兼董事长陈凯旋,广州市时代地产集团有限公司总裁兼董事长岑钊雄为执行组长。

  于是,一个浩浩荡荡的企业家扶贫考察团来到了桃花村。此前,黎明早已确定了一系列的扶贫项目,并且在每个项目的地址上竖立了介绍标牌。

  在学校的项目地址上,黄文仔很感兴趣,马上在标牌上摁了手印,当场承诺要捐助500万元的建设费用。

  那一天,村主任光是和这些企业家签协议就签到手软——1400多万元的帮扶资金敲定!

  那一晚,黎明彻夜未眠。

  经过三年工作,桃花村换新颜。28个村民小组中,27个通了水泥路。全部27项指标达到优秀考核标准,贫困村、贫困户实现精准脱贫。2015年贫困户人均收入达到了前所未有的9036.59元,脱贫率百分之百。

  制图/黄文倩

  李钢、刘君睿、李旭

触手怪物虐女人 小泽玛丽娅触手 触手百度影音 触手系列3 触手系列小泽玛利亚 末世之触手怪1 末世之触手 窝窝电影 夜夜撸图片
DBid:25109 Datetime:2016/5/8 20:15:40